您好,欢迎来到辽宁省中国青年旅行社,大连旅行社,大连中青旅官网,逗游旅行网! [登录] [免费注册] 帮助中心 旅游攻略

一封写给西双版纳的情书

发表时间:2014年8月5日 浏览次数:37491 次
 硕士研究生毕业之后,主修导演专业的她在上海找到一份电视制作的工作,她在清晨的第一道光里入睡,疯狂抽烟,以为自己是午夜不眠的钟摆,眼睛里只有工作。一年之后,她眼睛里的光变得难以捉摸,曾经给予她巨大满足感的工作,变成了每夜要磕的安眠药。“明天就辞职!”“我要嫁到布达佩斯去!”这个时代能把人填撑的除了美食和欲望之外,还有比10 吨大卡更重的压力。我说:“你去旅行吧。”结果她真的带着比她还大的白色行李箱走了,没有去布达佩斯,去了西双版纳。

  美丽的西双版纳

   “如果无法将时间停住,至少可以让它慢一点儿,再慢一点儿。”这是豆蔻临走时留给我的短信。如果她慢在西双版纳,或许,我能在澜沧江的转角处找到她。

  [ 贝叶经 ]不飞的羽翼

我在曼听公园旁边的总佛寺前见到了枝叶繁茂的贝多罗树(梵文pattra,傣族人称之为“戈兰”),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寺院前,常能看到这种浑身披着鳞甲的圣树。不明真相的人们会以为它们只是寻常的棕榈树,这时,只要多看几眼巨大的扇形叶片,你会记住它们的容颜,并且相信,大树也会开屏。玄奘法师对贝多罗树应该不会陌生,他从天竺取回的典籍便是贝叶经1 ,《西游记》里通天河晒经的故事看来只是神话中的神话,因为用贝叶刻写的经文不仅防虫而且耐水,过水之后不会粘连,字迹也不会褪色。

遗忘不了的西双版纳

董永遇到的七仙女和傣族传说中的孔雀公主喃木诺娜不知有没有什么关联,7 也许是个不错的幸运数字,喃木诺娜在勐董板孔雀国公主中的排行恰好也是老七。在傣家人的心里,勐板加国王子召树屯和孔雀公主的凄美爱情人尽皆知,而孔雀公主大概可以看做西施和花木兰的结合,代表着美貌和勇气。他们的爱情,和佛教典籍一样,也被刻写在贝叶上永世传唱。 找到贝叶经,或许就能找到我的公主?

西双版纳州府景洪市区有好几家青年旅舍,青年旅舍在如今这个江湖里,往往和传说里的新龙门客栈一样,意味着免费提供给你各种江湖消息。事实也是如此,湄公河青年旅舍的当家杨帆给了我寻找贝叶经

  “那个在20 多度的版纳穿着白色羊毛衫的女孩,我记得她。”格雷对豆蔻还有印象,知道她连续点了两次小米椒牛肉盖饭,然后窝在阳光里写她的剧本。如果换作我,我会点一道版纳最招牌的岩牛干巴,在当地人眼里,没有尝过这种用公牛肉风干之后再烧烤的手撕美味,就等于没有尝过肉香。“后来她可能去了勐海,她看到我摆在店里的那些小玩意儿了。”格雷说的小玩意儿,是他在西双版纳7 年时间里蹬着摩托走遍上百个少数民族村寨之后捎回来的的线索:“好多傣族寺庙里都藏着有年头的贝叶经,不过现场刻经的地方只有在傣族园和打洛口岸的中缅第一寨勐景来才有。你别指望太多,只是娱乐游客的表演。”版纳1 月份27℃的正午时分,我的心凉了大半。

遗忘不了的西双版纳

既来之,则安之。1 小时后,我已经在傣族园2 里吃上了新鲜出炉的烤菠萝干,围着筒裙的傣族大妈一边烤制一边朝我微笑,陪她微笑的还有旁边几株红艳的美人蕉。让我少许欣慰的是,这个西双版纳名气颇大的景点并没有把5 个傣家村寨的生活“从美酒变成酸醋”,而我也庆幸自己没有按照景区导游图循规蹈矩地去看孔雀表演、斗鸡或者哈赞(傣族民间歌手)的欢歌,否则,我就不会在曼春满寺的门前遇到那位名叫玉金开的傣族大姐。当时她正抱着五彩斑斓的佛垫从我身边走过,这种用傣族筒裙布料缝制的佛垫看起来像一朵朵盛开的莲花。

遗忘不了的西双版纳

玉姐邀请我去她家,这个年轻时擅长划龙舟的女子在农闲季节时常为佛寺缝制佛垫,光线并不明朗的吊脚楼,也因为这些灵光乍现的“莲花”而变得光彩照人。

 

生活似乎并没有走远。曼将寨里,一家老小围在自家吊脚楼前,把晒干的橡胶果和皂角小心翼翼地串成珠串,身旁的大妈兀自织着红绿相间的傣家彩布;曼春曼寨里,一位傣族大哥在门口摆出上百块澜沧江里的石头,每一块都是他自己从澜沧江滩上摸来的宝贝,在和他诉说完我每到一地旅行都要带回一块石头的特殊收藏癖后,大哥仿佛遇到了知音,摊开手让我随心带上两块。我只挑选了一块鸭蛋大小的青石,上面的流水纹,已经被澜沧江水冲洗了亿万年,它是沐浴江水而生的孔雀羽翎。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路口,一位头戴爵士帽的大叔蹬着只活在记忆里的28 寸老爷款黑色自行车与我擦肩而过,像是拉美公路片里叼着雪茄喝朗姆酒、皮肤被海风吹皱的老人。我几乎第一眼就认出了他——豆蔻微博照片里的树下刻经人。爵士帽大叔像老邮差一样熟练地收起踏板,停下单车,捧出邮包里裹着厚厚一摞贝叶,在树荫里摆好摊位,然后像手机贴膜师傅一样摊开一片片贝叶。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用傣语回答。鸡同鸭讲的聊天进行了一分钟之后,老人拿出刻经文的尖头木笔,在贝叶上歪歪扭扭写下“波儿仑”三个字,名字上方已经刻好了“心诚则灵”的傣汉通译文字,想来是取悦南来北往观光客的手信。类似这样一张名片大小的贝叶,老人家出价2 元。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好在大多数经文并没有被汉化。我看着老年版的“梁朝伟”端着木笔细刻经文,波儿仑大叔和梁朝伟一样,有着大而俊朗的鼻子和深邃的眼神,那眼神在贝叶上长久停驻的时候,你只看到禅定和修行。波儿仑时不时拿出傣文经书端详片刻,然后继续手上的活计,认真重带着可爱,如同他的傣族名字 3 。傣文和泰文、希伯来文一样圆润,笔锋在叶片上轻盈回转之间,你似乎看到那位飞舞着指挥棒、来去如风的卡拉扬。贝叶兴许真能感知乐音,叶片上隐现的一道道黑线看起来就像标准的五线谱,很少有人猜到那是蘸了墨水的弓线弹出的线条,全为刻写经书时的工整严谨。

雕琢的过程,看起来像是在给树叶文身。

豆蔻的背上也有一处泰国旅行带回来的文身,类似六字真言的咒文。我曾问她为什么要文一道自己都读不懂的符咒,她说,“今天流行的东西,十年后你知道它在哪里?今天不懂,十年后还不懂?”看起来,真正不懂的人倒成了我自己。一叶一菩提,那些深藏在寺庙里的贝叶经已经流传千年,至今字迹清晰,记录着可以触摸到的时间刻度。也许,它们早已和孔雀的羽翼一样丰满,却眷恋西双版纳这片土地不愿离开,成为西双版纳禅定的符咒。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湄公咖啡 ]格雷夫妇的“囧途”

豆蔻的微博一直在给我寻找她的线索,就像是在和我玩一场达芬奇密码的追踪游戏。西双版纳州比北京上海大很多,不过在热带雨林寻找一个人的难度,显然要比有无数个路口的城市丛林小很多。我很了解豆蔻,她眼里的西双版纳只有三个路口——咖啡馆、村寨、雨林。

我并没有料到豆蔻会去寻找贝叶经,但我料到她会遇见一家不错的本地咖啡馆。旅途中的女孩,尤其单身旅行的女孩,咖啡馆远远比酒吧更有剧场感;虽然,大部分咖啡馆都卖酒。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好在西双版纳不是大理和丽江,还没有到咖啡馆比公厕还多的地步,这厢那厢请教几个当地朋友,几乎都告诉我一个名字——勐龙路上的湄公咖啡4 。湄公咖啡,公然妩媚的名字。

 

老板格雷和老板娘段丽娟在咖啡馆形形色色的人群里很好辨认。如果你实在不敢确定,就和我一样大喊一声“格雷”,那个头戴澳大利亚牛仔帽、腆着啤酒肚、穿着红色格子衬衫、扎着小辨儿四处忙活的老外就会假装很惊讶地挪步到你身边,张大嘴对你说:“嘿,你认识我?”其实在西双版纳州府景洪,几乎每个略懂世态的年轻人都知道格雷的名字,因为他家的咖啡馆被誉为爱情圣地,可以喝到地道的云南小粒咖啡,菜色也从最地道的本地傣家柠檬舂干巴、椰子煮鸡、香茅草牛肉丸到口味生猛的意大利生牛肉片一应俱全,颇为贴合女孩欢心。

  宝贝,有哈尼族阿卡人的大耳环、布朗族孩子的帽子、布朗族大妈抽的土烟袋,还有各种上百年历史的哈尼族小挎包。“她问我在哪里可以买到,我建议她去勐海巴达山里看一看赶摆,也许会有收获。”豆蔻有收藏癖、怀旧癖等诸多癖好,云南古老的“赶摆”她一定会去。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接下来,就是新西双版纳人格雷讲述真人版《人在途》的下午茶时光。1956 年法国撤出越南,格雷的父母从东南亚潮湿的湄公河畔辗转迁徙到万里之外的西非海岸,由于格雷的母亲在越南时就怀上了他,因此这场从热带到热带的遥远旅行,不妨称之为小格雷的第一场旅行,旅行的基因一开始就弥漫在他的血液里。

遗忘不了的西双版纳

塞内加尔并没有留住格雷,他当上了不错的厨子重新回到东南亚的热带海风里。在马尼拉、曼谷、雅加达漂泊的岁月里,格雷出品的法式海鲜大餐永远都不缺热情的拥趸。23 年前,格雷第一次来到云南旅行,当时彩云之南还养在深闺,老外属于稀缺品种,在中国签证仅剩5天的时候,格雷听到了一个美丽的名字——西双版纳,于是计划了不错的旅行方案,“我想从西双版纳出境,去往老挝的琅布拉邦。”当时没有网络和旅行指南,只有道听途说,结果,在中国签证只剩下2 天的时候,格雷在勐腊县磨憨口岸吃到闭门羹,只好折返回昆明飞出中国。

 

第一次西双版纳的48 小时之旅,对于当时的格雷而言无疑糟糕透顶。不死心的格雷2007年再次回到西双版纳,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在湄公咖啡里遇到了现在的爱妻段丽娟,两人一见钟情。不过途还没有结束,上门女婿在大雨天骑着中国产的摩托车出现在准公婆面前时,“我买了一件警用雨衣——是假冒的,我就像《泰冏》里被泼水节泼翻的人站在他们身边。”格雷雷翻了所有人,好在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最终他把自己在菲律宾苦心经营的餐厅和酒吧盘给了别人,在西双版纳终结了自己的漂泊。“我不会考虑大理和丽江,我还是喜欢热带,这里不属于游客,属于生活。”    定居西双版纳7 年后,通晓法语、英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等7 国语言的格雷把他的语言天赋再次飙进到新的高度。他和太太几乎穿越了所有摩托车可以到达的少数民族村寨,格雷的普通话说得一般,布朗族5 、哈尼族的土话倒是能听懂四五成,这一特异功能常常让朋友惊为天人。“以前中缅边境还可以找到很原始的阿卡人村寨,女人很大方地袒露乳房,现在基本看不到了;不过,你如果想看到傣族女子在江里沐浴的话,请我喝酒吧。”格雷朝我挤了挤眼睛。我喝一口咖啡,喃喃自语,“我想,我还是去赶摆 6 吧。”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西定赶摆]云上的集市

巴达山很容易形成热带地区难得一见的云海,尤其在岁末初春。早晨7 点,我推开车站兜售板砖大小的土烟块。布朗族和傈僳族一样,不分男女都有嚼烟丝的习惯,嚼的方法和海南黎族嚼槟榔的习惯类似,久而久之满口黑牙,倒是和布朗族以黑为美、盛产黑珍珠的民俗习性不谋而合。烟丝摊旁边,从曼来寨专门过来赶摆的手工艺人玉帕正在兜售布朗族的手工绣片,黑色底子上绣出四方的彩花,每朵花足足要绣上一整天,50 元一朵赚的完全是辛苦钱,不过在布朗山区,每次赶摆可以卖出三五朵彩花的玉帕,生活已经算是中产阶级。玉帕的小摊上还出售从缅甸带过来的卷烟和跌打药膏,还有爱伲人用银片镶嵌的人字帽;我看上了她随身斜挎的紫色绣包,小姑娘不停摇头,“这是我朋友花了半个月时间绣好送我的,再贵我也不会卖的。”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很快我这个身经百战的肉食动物遇到了对手。临近中午集市散场时,好几位爱伲大妈围在肉摊旁,挑选一种带着白点的奇怪臭肉,听完旁边大叔的解释后,我这个无肉不欢的吃货差点掩面而去,和我一同掩面而去的大概还有白族的生肉皮和傣族的剁生,因为和爱伲第一奇菜的“肉芽”相比,生肉刺身实在有点小巫见大巫。爱伲人大概是嫌新鲜猪肉不够营养,于是把生肉挂在户外任凭虫蝇产卵,等到肉上挂满白蛆时,用竹棍敲击肉片,白蛆像小冰雹一样落下,直接落在架好的油锅里,据说女孩食之可以明眸善睐、唇红齿白。或者,就当它是个传说吧。

[勐远 ]最环保的雨林慢食

连我自己都没有猜到,豆蔻写这篇微博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西双版纳的雨林深处相遇了。

生活原本不需要“向左走、向右走”的刻意轮回,她也并非在赌气出走。电话里传来她声音的那一刻,我知道,她在西双版纳已经找到了答案——把生活脚步放慢的答案。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在我寻找豆蔻的几天时间里,努力寻找慢生活的她找到了傣族慢轮制陶7 的作坊,看着玉勐大姐花半个小时转出一只僧人托钵化缘时用的小钵。她在景洪市区给自己定制了一套曼妙的傣族筒裙,这条孔雀蓝的长裙看起来比上海女子的开衩旗袍还要有装饰意义,不知道回到红尘之后她还有没有勇气穿,至少在西双版纳,她有。至于西定的赶摆,她的战利品不多,倒是把高跟鞋给扔了,买了一双很合脚的红色布鞋,因为她已经想好要和我一起来一场打酱油版的雨林徒步,并且很神奇地找到了小黑哥,西双版纳当地身怀武功的雨林向导。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原本计划下午1 点和小黑哥在勐腊县的勐远仙境碰头,没想到gps 上并没有标注开通4年之久的小磨高速公路8 ,把我们引向了荒芜的213 国道老路,短短80 公里路几乎耗去了4小时,好在老路需要穿越美丽的基诺山,而且又在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地雷大小的马皮孢像外星生物种子一样横在马路中间,如果下一个路口不慎出现三米高的蓝色阿凡达,我们大概也能安之若素。

“你们这是要来逛街?”这是小黑哥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他显然看到了豆蔻的红布鞋。“雨林里有野牛?”豆蔻假装天真,做出一副斗牛士的姿态。其实小黑哥自己的行头也很像丐帮长老,他踩着的是人字拖。这大概就是高手和菜鸟之间的距离吧。很快,豆蔻就开始为自己穿布鞋的行径后悔,雨林探险9 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没10 分钟,小黑哥就指了指身边3 米远的灌木丛,“看见没有?”“什么果子?”“蛇!”我们瞬间弹开八丈远。小黑哥发现的那条青竹标浑身碧绿,尾部略带粉色,像一条藤蔓缠绕在灌木上,和雨林的原色几乎没有分别。小黑哥的手腕上有个伤口,他说很可能上次咬他的就是这条绿竹标。我说:“你家青蛇对你念念不忘啊。”    如果湄公咖啡的格雷敢说自己是西双版纳最会做菜的老外,小黑哥绝对敢在名片上写上“西双版纳第一雨林大厨”。小黑哥很仗义,当我和豆蔻还在对着雨林入口一株野生芭蕉讨论果子甜不甜的问题时,他已经砍好了装竹筒饭用的竹段,他的行囊里还有新鲜的罗非鱼、山猪五花肉,以及豆蔻最爱的竹笋。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我们所在的帕露仑山,就是傣族传说和贝叶经中记载的孔雀公主居住的神秘国度,顺着绊脚的老藤和榕树根走了约莫2 公里,潺潺小溪旁闪出两棵巨大的榕树,足足五六个人才能环抱。小溪边的空地刚好落脚在老榕树的怀抱里,小黑哥开始忙碌起来,这里是他天然的厨房。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首先要找到桌布。想必你也猜到了,芭蕉叶。平整宽大的芭蕉叶在雨林里很好找寻,叶片不仅可以用来当餐布、垫屁股,而且制作罗非鱼汤的时候也要用它来闷盖儿。既然要喝汤,就要找到天然的汤盆,小黑哥客串起木匠活计,把稍粗的毛竹段从侧面剜去“天灵盖”,便成了最好的容器。大榕树旁有一株五桠果树,地上掉落了许多成熟的五桠果(我们总是喜欢叫它“乌鸦果”),剥开来的肉类似山竹,不过外壳坚硬。豆蔻是山竹控,见状就捏着果子往嘴里塞,好在小黑哥及时打住,“它是用来治疟疾的。”五桠果虽不比火龙果来得美味,果壳倒是可以入在罗非鱼汤里作为提鲜的辅料,而且最关键的是,连汤勺都不必费神去找了,直接用劈成两半掏干了果肉的五桠果壳插上一把削好的竹签就大功告成。为了最大限度保证雨林大餐的原生状态,小黑哥连一次性筷子也没有带,腰上那把酷酷的傣族弯刀不仅可以披荆斩棘,此时也可以用来削出玲珑的筷子。“那么碗呢?”豆蔻问。我和小黑哥指了指正在火堆上烤着的竹筒饭,两声长叹。

 

山猪肉和罗非鱼的香味从火堆上蔓延开来,粗竹筒里的热汤开始透着芭蕉叶往外冒泡。此时,距离小黑哥架火取材的时间已经过去近两个小时,雨林慢食看起来名不虚传。不必去想念阿凡达了,因为对于很少有专业户外经验的我们而言,大榕树、藤蔓和小溪组成的绿色星球已经很有潘多拉行星的模样,阳光像激光一样穿射入林,依稀科幻大片的感觉。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其实这大自然才是最好的厨神,食物的原味可以瞬间激活长久以来被地沟油埋没的味蕾。

山猪肉5 分钟消灭,罗非鱼10 分钟内变成骨架,拌着小米椒的竹笋超辣,不过也没有活过15 分钟。最期待的罗非鱼汤喷香登场,小黑哥熟练地往竹筒里撒芫荽和葱段,鱼香更甚。“糟糕!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忘记带盐了!”小黑哥挠了挠头,专家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等小黑哥回头的时候,抱着五桠果汤勺喝汤的我已经消灭了大半鱼汤。盐算什么东东,五桠果壳的酸甜加上鱼肉的原味足够成全一锅绝世好汤。等到鱼汤殆尽,开始打饱嗝的时候,小黑哥消失了,很快带回来一段山东大葱模样的宝贝,看起来白白嫩嫩,这便是传说中的芭蕉心。有趣的是,芭蕉心可以像《荆轲刺秦王》里的地图一样慢慢翻卷出来,薄如白纸顺手撕来吃,虽然没有明显的味道,不过水润清凉,也算最难得的餐后甜品。

餐毕,整座森林都能听到我们放肆的大笑。

不知道孔雀公主你听到没有?

[望天树 ]阿莲雅的空中森林

“亥伯龙”有理由轻视望天树10 ,这棵加利福尼亚115.2 米高的红杉树已被写入吉尼斯纪录。在距离加利福尼亚红杉林12500 公里的西双版纳,望天树在雨林中努力生长,虽然有测量纪录的最高一棵望天树只有84 米,但这已经是西双版纳的奇迹,也使望天树无愧为中国最高的树种。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其实望天树和红杉树之间更应该惺惺相惜,两个树种都耿直到心无旁骛,心里只想着一飞冲天,来不得半点迂回曲折。傣族人把美丽安静的森林叫做“阿莲雅”,这个名字和阿诗玛一样惹人怜惜,而且很符合《阿凡达》世界的空灵意境。“其实我们很希望詹姆斯·卡梅隆来看看望天树,如果《阿凡达》拍续集的话,这里是很棒的取景地。”杨建波,喜欢户外的年轻人,生态学研究生毕业之后在望天树景区工作,我们眼前一望无际的热带雨林,他一眼就能分辨出十几个树种。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望天树的种子和《哆啦a梦》里的竹蜻蜓一样,是从半空中旋转飘落的。” 杨建波说他最喜欢《阿凡达》里杰克和妮特丽在潘多拉雨林的半空穿梭跳跃的镜头。望天树公园里虽然没有入夜放光的花朵,望天树的高度也远远不及剧中形容的900 英尺(约275 米)的巨树,不过,这已经是杨建波眼里最接近阿凡达世界的人间凡尘。

 

让杨建波自信的理由还有一个,全长510米的空中走廊,这一体验项目在西双版纳非常受欢迎,人气完全不输给中科院热带植物园11里会下雨的下雨树。这一回豆蔻可以安心地穿上她的红舞鞋,毕竟再有蛮力的蛇也爬不到相对落差36 米高的空中走廊,那是架设在十几棵望天树腰间的时空隧道。和前一日在勐远雨林里的底层穿越不同,走在迷宫一样的空中走廊,低头俯瞰便能望见其他乔木的树冠层,看起来像一团团簇拥开放的绿色花朵。空中走廊共分11 段,出于安全考虑,每一段最多同时容纳五六人,人与人之间要隔开三四米。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豆蔻换上了她在景洪买的孔雀蓝傣裙,想要我给她拍一组“雨林望天”的照片。原本连三楼窗户都不敢望出去、坐飞机从来不靠窗的她,在望天树的怀抱里似乎学会了勇敢。杨建波告诉我,望天树公园在国内的“鸟友”圈里非常有名,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观鸟圣地。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曾有一位外号大山雀的美国爷爷级“鸟友”在景区里住了37 天,每天早上6 点钻进林子,中午啃面包,等林子入睡时才回旅馆。大山雀功力不凡,虽然上了些年纪,却能手持500 焦段镜头而照片不需,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不仅拍到了野生孔雀和十几种啄木鸟,还包括西双版纳极为稀有的黑胸太阳鸟和黄肚太阳鸟。和蜂鸟一样,仅重5-6 克的太阳鸟可以轻松地在空中悬停,吸食花蕊深处的花蜜,它们是西双版纳的精灵。

【勐仑】入住雨林酒店

要么走着,要么猫着,旅行无非这ab 两面。从走丢豆蔻、找到豆蔻再到和她一起在望天树的树腰上遥想潘多拉星球,我们在西双版纳经历了每天不下100 公里的位移。也许,该和悟空一样找一个蟠桃园,或者和雨林里安分的老榕树一样,安安静静猫上几天了。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西双版纳的春天来得特别早;或者说,这里根本就没有冬天。潮湿的空气像是给皮肤敷上一层防晒霜,不必去担心北京的霾,即使在下弦月和小芭蕉一样刚刚暴蕾的夜空下,那一道柳叶眉后面,也隐隐可以看到整枚月光的轮廓。

只有在空气像加勒比海水一样清润的夜空里,你才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这不是梦乡,豆蔻在这里梦到了罗梭江,我在这里看到了下弦月,安纳塔拉度假酒店12 的露台就像飘在雨林上空的热气球,负责安放美丽的心情片段,旅行中这样的片段往往无法用镜头摄取,只有用心回放。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酒店太安静,会让人产生某种奇妙的错觉,错觉它只属于我们俩,安静得像巴伐利亚黑森林里的新天鹅堡。酒店的围墙只有半人高,大概并不舍得和外面的芭蕉林太生疏;另一面干脆不用围墙,罗梭江就是天然的玄关,江水会跳傣族舞,在勐仑画出一个极为优美的u形湾,湾的这边是安纳塔拉酒店。

 

那头便是西双版纳唯一的5a 级景点中科院热带植物园毗邻。也正因如此,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带露台的江景房。

美丽风情 西双版纳

腊月里在国内听得到夏虫轻鸣的地方,大概只有海南和版纳。露台成了我们享受大自然音乐会的vip 雅席,人的感官在听得到心跳声的地方很容易被全线激活:江水浅而湍急,宏大的水声和细小的虫鸣居然在潜心合奏;稀薄的月光下,江对岸雨林边缘的萤火虫在散发微光,隔着百米还能捕捉到,这绝不是我在夸大其词地想象。一晚上没有抽一支烟,总觉得烟雾腾起时,对岸隐隐飘来的依兰香便无迹可寻,入夜之后的西双版纳真的不孤单,听觉和嗅觉像是和香氛一样分出了层次,不愿睡去。

湄公河成了金字招牌,酒店内主营傣族风味的餐厅,名字就叫湄公餐厅。

我们几乎是在“噶里罗喃咪”的酸香味里醒来的,这个听起来酷似“般若波罗蜜”口诀的名字,其实是傣族的一道经典蘸酱。“噶里罗”指的是槟榔青,“喃咪”指蘸酱,一般用鲜果加上各种配料在石舂内舂成糊状后即可。云南各地美食,食材本身的花活较少,也很少煎炸焖熘等繁复武功,靠的往往是最后那一蘸,才成全嘴里的活色生香。酒店的法国籍大厨乔纳森原先在重庆工作,到了西双版纳之后,口味也从麻辣切换成了酸辣。他和湄公咖啡的老板格雷一样跑遍了偏远山寨,尝遍了乡野美味,这一顿他为我们悉心烹调的牛肉干巴、包烧蘑菇、噶里罗菜心和烤罗非鱼,吃起来还真的很有热带雨林的味道。乔纳森让我评价一下他的菜品,我说:“能做出香榭丽舍味道的法国厨师很多,至于西双版纳味道的,或许只有你一个。”    那晚,我在满天星斗的露台上对豆蔻说:“想到跑去香榭丽舍的女孩很多,至于西双版纳,只有你一个。只有你一个。”写给西双版纳的情书,它从来不需要休止符。

 

My title page contents
客服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 - 18:00
在线客服
逗游旅行
逗游出境1
逗游出境2
逗游国内1
联系电话
0411-82305300 82305400